baji

哈哈哈哈昨日份的沙雕




还有依旧孤单的小新

【撸格】红与黑 3

虽然这是一个abo文,但是开车的事还早着呢hhhh
    而且会有虐

  夜晚的莫斯科,柔和又疯狂。

  酒吧
  大家都酩汀大醉着,霓虹灯熏染迷醉的气息,醇香的伏特加和荡漾的鸡尾酒一齐氤氲在空气中。

  格列兹曼看着舞池中跳的欢快的博格巴和洛里,脸上浮现片刻的温柔。
  举起酒杯,液体顺着食管滑向胃,麻醉着神经。几杯下肚,格列兹曼的脸浮上醉意。倒在沙发上,说着呢喃不清的话语。

  瓦拉内扯了扯格列兹曼,确信这个人已经醉倒。他把坐在一边独自喝闷酒的吉鲁扯了过来:“你看格列兹曼都这样了,我们还要玩很久,你就把他送回房间吧。”
  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 吉鲁把格列兹曼抱起,走出店门。怀中的人睁开眼睛,蓝色的、似海的眼眸沾满酒气。他温柔看着吉鲁,感受着吉鲁散发的淡淡的信息素。
  吉鲁打开房门,把格列兹曼放在床上。他坐在床边,不禁轻轻地抚摸格列兹曼的脸。

  最喜欢在早晨,在他赖床的时候摸摸他的脸,再把他喊醒,然后在他撒娇时给他一个早安吻。

  最后一个轻柔的吻
  “我爱你。”
  吉鲁呢喃着,准备转身离开。
  身后的人突然紧紧环住吉鲁的腰,
  吉鲁想把他拉开,他却得寸进尺地环住吉鲁的脖子。

  他们就这样对视,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对方的气息。

  “我也爱你。”格列兹曼带着狡洁的笑,眉眼内却透着真切。

  吉鲁忍不住心中不断溢出的情意,吻了上去。

  一开始,只是轻轻地啄,然后越来越火热。

  他们用劲地啃咬着对方的唇,时不时挑逗性地伸出舌头。两人的信息素纠缠在一起,在床上翻了几个圈,只剩下零星的衣物。

  这一吻持续得太久,却没人愿意主动离开。最后是格列兹曼推开吉鲁,给互相冷静的时间。两人不断的喘着气,对着互相傻笑。

  “还有一场比赛,我们就能拿到欧洲杯了。”格列兹曼抚着吉鲁的脸。

  他只是在做梦。

  强忍住内心的失望与忽然的愤怒,吉鲁收敛了信息素,抱住格列兹曼:“那我们现在睡觉吧,明天还有比赛。”
  “嗯。”怀中的人听话的躺在床上,温柔的注视着吉鲁。过不了多久,睫毛就止不住的抖动,最后闭上了眼睛。

  帮他掖好被子,吉鲁走出了房门,回到房间,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。
  坐在床头,他呆滞地玩弄手机,最后放弃的把手机到一边。

  “我们为什么要分手?”

【撸格】红与黑 2 abo

  幼儿园文风……

  洗完澡,格列兹曼有些出神地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。洛里突然出现在身旁,他有些踌躇,然后坐在格列兹曼的旁边。“好些了吗?”“你看你坐我旁边都没事。”“你可吓死我们了,你不知道你上半场有多危险……隔了一个半场都能闻到,啧啧啧,真是……”
  洛里正讲的欢快时,一双浓黑巧克力色系的手捂住了他的嘴。“蜻蜓队长在这讲什么呢?”博格巴向洛里指了指旁边的人越来越黑的脸色。洛里这时才发现自己好像讲错话了。

  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格列兹曼:“……其实吧,我这顺风……”然后死瞪了一眼在后面笑的跟癫痫病一样的博格巴。
  “有这么大的味吗?”上次这样也是一年前的事了。格列兹曼嗅了嗅自己。
  博格巴和洛里使劲地点着头,博格巴还补充道:“我们喷了气味阻隔剂都闻得清清楚楚……要不让我给你来次队友间互帮互助式的特殊服务?”博格巴的笑容渐渐变态,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 ,脸离的越来越近。
  “滚滚滚滚滚。”格列兹曼一脸嫌弃地扒开博格巴的脸。博格巴瞬间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样,紧抱洛里:“格子竟然不喜欢我求安慰求抱抱~”

  格列兹曼突然起身,离开了淋浴室。

  博格巴和洛里的表情还来不及变化,吉鲁就大步迈进淋浴室。
  “搞基呢?”吉鲁看着抱作一团的黑白混合双打巧克力,清了清嗓子。“一起不?”博格巴的脸上露出了标志性的假笑。

  “……”吉鲁没有理会博格巴,径直走向淋浴间,拉上帘子。

  淋浴喷头喷出温热的水来,热气顺着水的纹路,向下滚去,又在瞬间停滞,然后倏地向上飘着,最终盘旋在头顶。

  他盯着墙面,脑袋里却不断回放着在场上的画面。

 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格列兹曼躲开后赌气地离开。

  也许他只是害怕,害怕面对
  当他的柔软的金发被理成刺人的寸头,当他的笑不在为他绽放,和那双让人沉溺的蓝色瞳孔里尽是陌生。
  从前,一切都只属于他。

  “呼,难怪格子要跑路,我以为我又伤他心了。”博格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  “……你可以不抱着我了吧?”洛里满脸黑线,“你再抱明天的新闻头条就是我俩了”
  博格巴悻悻地缩回了手:“要上也和我的格子上,谁和你上。”

  波霸和萝莉其实(应该……)在写的时候没打算写激情的来着(╯3╰)

【撸格】红与黑 1 abo(幼儿园文笔/新手上路)

  格列兹曼深吸一口气,将最后一针抑制剂扎进了血管。
  今天是决赛,但这好死不死的发情期偏偏这时到来。
  等抑制剂渐渐起了作用,他颤抖着手给自己喷上了A香水和气味阻隔剂。

  三重保障,应该不会出错。

  可以容纳三万人的球场此刻热闹非凡,全世界的足球爱好者因为大力神杯而关注着比赛。
  队友们咱在一起,相顾无言。但他们都知道,这场比赛将决定他们——
 
  成王败寇

  前半场大家都踢的不错,还靠一个任意乌龙球得了一分。虽然被克罗地亚的4号赶了一个漂亮的进球,但现在大家获得了一个点球。依照惯例,格列兹曼主罚。
  可克罗地亚球门的看台上都是克罗地亚球迷。

  球迷拿信息素攻击球员是常有的事,但因为大部分球员是A或B,所以这么多年并没有出太大的事。
  但是格列兹曼是刚刚才开始发情的O。

  吉鲁走了过来。
  他顿了一下,抓住格列兹曼的肩膀:“要是不能踢就让博格巴踢。”“没事的。”格列兹曼挣脱了吉鲁的束缚,笑着看向他。
  吉鲁在空中的手停滞了几秒,又缩了回去。最后转身而去,留下了淡淡的熏松木味。蓝色的眼眸镶在阴影里,看不清里面的颜色。
  格列兹曼撇了撇嘴,转过身去,独自面对着混乱的信息素。看台上的克罗地亚球迷都在不断地干扰着他,还有几处散发着浓烈的信息素。
  “艹。”格列兹曼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,但他在尽力的集中精力。
  裁判发出了哨响,格列兹曼眼睛两次看向右侧,右脚却在门将扑出后猛地转了角度,球向左边滚去。

  “干脆又漂亮的进球。”这是他后来从解说员的解说听到的。

  然而那几个信息素更加浓烈地向他袭来。

  格列兹曼往旁边冲去,摆出了标志性的庆祝动作,队友都围了上来,鼓励的拍着他的头。
  其实格列兹曼更想让他们摸拉米的胡子。

  上半场结束,大家都火急火燎地向更衣室走去。格列兹曼找队医要了两针抑制剂,队医还千叮万嘱地让他这三个月只能用两针。想着队医严肃的眼神,格列兹曼毫不犹豫地把两针一齐扎进。“去他妈的,你来试试不用抑制剂,或者你帮我解决。”格列兹曼在心中默默地想着。

  下半场,博各巴和姆巴佩各进一球,虽然洛里失误让曼朱基奇把球直接送入自家球门(蜻蜓队长表示宁愿再吃一次蜻蜓也不犯错了hhhh),但之后比分一直保持在四比二。

  哨声响起,他们赢得了世界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Viva la French

  那一刻,夜空下,漫天大雨化作点点星辰,闪耀在周围。格列兹曼抑制不住地,跪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

  “我们约定好的,安托万。”
  那个高大的身影仿佛还在身旁,笑着揉搓着他的金发,蓝色的眼眸内晕满了温柔。

沉迷于甜蜜的安眠曲💤一首甜蜜的EDM